250px-P0001136.jpg 當年黑鷹事件後,對於台灣的職棒就再也不熱衷了。不只是對最愛的球隊因故而被解散,而是對台灣運動生態的失望。每每轉過體育台,稍微停留下腳步看一下中華職棒,永遠只看到內野手對於滾地球處理的不積極,還有外野手對於高飛球的判斷,真的,沒什麼看得必要。這根本不是「職業棒球」該有的水準及態度,真的要看棒球,雖然技巧尚不及人,看看少棒或是青少棒,或是認真的觀賞旅外好手的努力,或是跟著全台對著中華隊奮力加油。對於棒球的熱情就僅限於此了。

但是,終究讓人痛心的,為什麼受到傷害的,永遠是球員。1996 年 8 月 3 號,球員陳義信、洪一中、李文傳、陳逸松、吳復連五人在下榻飯店遭黑道人士挾持(新聞連結)(wiki紀錄),永遠忘不了這一天看到的新聞消息,讓我永遠的相信:或許,真的有極少數的球員是因為貪心而打放水球,但是,又有多少認真的球員,是在家人被槍抵著頭,不得不收下封口費的狀況下,痛心的打著他們從小最愛的棒球。打也不是、不打也不是。你說在台灣這種惡質的球風底下,能真實的說出真相!要求打黑球的犯人,判刑都不到5年,更別說透過假釋,不到1、2年的時間就可以被放出來了。黑道,被浪費的不過是短短的一兩年,比他媽的當兵還爽。球員被犧牲掉的,是一輩子的「工作」及名聲

backtr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